债务人死亡的债务处理

债务处理“债务人死亡后,债权人就债权请求权提起诉讼的情况,在司法实践中并不少见,但对于诉讼主体的确定、案件的审理范围以及责任的承担等问题,实践中的处理却不尽相同。专家们就有关问题提出以下个人观点:

债务人配偶的死亡。


以死亡债务人配偶为被告的做法,在司法实践中,比较一致。但是对于它所承担的责任,却众说纷纭。

一是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情形。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财产清偿。从反解释规则来看,夫妻双方或一方为共同财产,或虽为个人财产但第三人不知道其约定的,为夫妻共同债务。

夫妻共同债务的一般担保财产。

他说:“根据债法的一般原理,债具有均等性,也就是,债权不具有物权的排他性,对债务人所拥有的债权,不因其成立顺序的不同而有优劣之分,都平等地受债务人全部财产的保证。在债法上,这就是一般的担保理论。②“债的关系成立后,债务人即负有履行义务,其全部财产即成为履行义务的一般保证,在民法学上被称为“责任财产”。第二,“责任财产”即夫妻共有财产,债务人配偶死亡时,作为债务人之一的人对债务承担偿还责任。当然,这里的保证,只是保证意识状态的保证,而非担保法意义上的保证,没有优先受偿权。无此担保的债务至多是一种变相的赠予。

第三,债务人配偶死亡的连带责任。

对于这一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不再赘述。

债务人死亡时的继承人。

诚实,理想的状态下,当遗产包含外债时,应用夫妻共有财产清偿债务后再进行析产,从而确定遗产净值后进行继承。应当注意的是,当债务为共同债务时,不能先析产再偿还债务。与上面提到的情况相比,情况更加复杂。一是由于当事人规避债务,已有继承而称无继承;二是夫妻一方还活着,子女不要求继承权,实际生活中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但能否分割、继承,则属于纯粹意义上的私权行为,债权人无法提起继承诉讼,法院也无法强制执行。对于是否将继承人作为案件的当事人,以及作为当事人之后如何承担责任的问题,司法实践中的做法比较混乱,专家的观点如下。

第一,继承人承担偿还责任的依据。

请求权的基础不能简单地说有两个:法律规范的基础和事实的基础。《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遗产的继承,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的标准,依照其遗产的实际价值确定。超出财产实际价值部分,由继承人自愿偿还者除外。

如果继承人放弃继承权,则可不承担被继承人依法应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的偿还责任。根据这一规定,继承人是否承担偿还责任的事实依据是他是否继承了遗产。“继承”一词在这里指的是在诉讼程序开始时已经发生并已被证明存在的继承,而非可能或将来一定会发生的继承。因为继承是家族内部的行为,外人很难知道继承的范围以及是否继承,所以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这样的判决:每个继承人都要在继承的范围内承担偿还债务的责任。这种判断是错误的,对其正确与否的判断,必然会牵涉到案件审理范围的问题。

二、案件审理范围。

法规是对过去的总结,对未来事实的调整,因此法无溯及力是原则,溯及即行是例外。请求权的基础之一,即法律事实,只能是在法律生效之后,在诉讼之前,而不能是诉讼之后。判决在生效后不得对法律事实进行调整。权利和义务的预设,是法律规范的任务,而非裁判的范畴。判案过程,就是把“客观事实已经发生,并经核实存在”的事实“确认”为“法律事实”的过程。而且,对于“过去可能存在,将来可能发生,将来肯定会发生的事实”不能做出评判。不然,判决就会陷入无限未知的深渊。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应当由审方承担的“事实认定”的任务,都会留在执行程序中去完成。这种判例,相当于说“假如有人借了钱就应该还,假如有人打人就应该赔,假如有人感情破裂就应该离婚,那么假如有人继承了财产,就应该替被继承人还钱”,这种判例,只不过是法条的翻版,而非判例,如果不是抄错了法条,就没有错案。这一判决的错误在于,它绕过了“事实调查、确认和认定为法律事实的程序”。在形式逻辑层面上,所谓判案不外乎一句话的判案,而判案只能有一句话的判案。这种假言体只能是大前提——法律规范,由它完成预先设定的权利和义务的功能;而小前提——法律事实的认定,结论——判断内容,即推理结果,都只能是直接判断,而不能是假设。

具体地说,这类案件中,继承人是否继承及其所继承的份额,正是“调查、确认和认定事实”,因此,应当在审理阶段完成。但是,继承的范围,夫妻共同财产的范围,因其是财产的一般担保,即责任财产,而非确定责任,因此,不是审理阶段应当调查的内容,这是在执行阶段应当解决的问题。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债权人对于继承的事实难以举证,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因为此否定继承的存在就应该在诉讼阶段得到解决。归根结底,是证明责任问题,能证明继承存在,则债权保障力度大,如不能证明,则债权保障力度小。调查不应该是过程,而要弄清它是结果;这种确认方式与一般的债权债务确认方式没有本质的区别。

三是法院应否追加继承人为被告以及依职权调查的范围。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7条规定:“有共同诉讼行为的当事人未参加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通知其参加诉讼。对于当事人提出的申请,人民法院应当审查,不合理的,裁定驳回;有合理理由的,应当书面通知被追加的当事人,由其参加诉讼。”根据上述规定,法院必须追加其他继承人为被告。此外,(1)作为遗产继承人,他们有知情权,即了解遗产面临的债务情况;(2)有权保留具有纪念意义的遗产(只要不损害债权人的利益)。在这一点上,继承人也有权了解诉讼程序。但是,一味的附加,也会给司法实践带来不少尴尬。举例来说,在增加了第一顺序继承人之后,第一顺序继承人表示没有继承权而放弃继承权时,人民法院又要追加第二顺序继承人,这种诉讼成本非常高。根据对继承人承担债务的事实依据的分析,在某些情况下,被追加的继承人可能根本不承担责任,如放弃继承,没有发生继承,对此,可能债权人也不要求追加继承人为被告。因此,对于这一问题,专家的观点是,对债权人行使解释权,由其根据对继承证据的掌握情况来决定是否追加,这样,也是对债权人处分权的尊重。为保障其知情权,同时向继承人告知诉讼情况,由其决定是否参加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五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的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收集的证据,是指下列情形:

涉及可能有损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他人合法权益的事实;

涉及依职权追加当事人、中止诉讼、终结诉讼、回避等与实体纠纷无关的程序事项。

这一规定,界定了法院职权探知的范围,也就是,法院可以依职权调查是否需要增加当事人的证据。追加当事人属于职权探知的范围,但责任最终确定属于事实认定或证明责任的划分,这是一个实体问题。继承性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产品